李双红
养老课题调查研究员

我在日本研究养老产业,即将进入超高龄社会的日本如何养老,问吧!

最新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达3588万,占总人口的28.4%,居世界之首,这也标志着日本即将进入超高龄社会。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自1970年起,日本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将这一问题称为“国难”。
不断攀升的老龄人口比例,不仅使得劳动力严重不足,也给日本的养老服务带来了很大挑战。自1970年代至今,日本养老产业经历了萌芽期、增长期、爆发期和成熟期四个阶段,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产业。我是修完日本筑波大学博士课程的李双红,在过去几年内,我从事专业照护、专护人才培养、日本介护制度保险制度等课题的研究,关于日本老龄化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和应对措施,欢迎向我提问!
17k
焦点 2019-09-1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62个回复 共7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李双红 2020-01-05

1、老年人在养护机构生病,看病情状况采取两种方式接受医疗服务:一是如果病情不是特别严重,需要的医疗服务可以在机构接受医疗服务,一般比如输液。或者是在医院接受一定的治疗处理,回到机构在医生或护士的指导由机构工作人员进行非医疗行为的辅助工作。比如骨折治疗后再机构里的换绷带、包扎、涂抹药膏之类。第二种是病情比较严重需要到医院接受治疗,需要住院的。此时医院的住院治疗/疗养费和养老院的费用是需要双重负担的,预计长时间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情况下,需要和养老机构协商,是暂时退出(解除合同),还是继续签订合同。
在住院期间不在养老院生活,只要不解除合同,也会发生“房租”和“管理费”等费用。日本养老机构的介护保险中不包含餐费、水电费以及其他日常生活费等费用。需要长期住院的病例为脑梗塞、脑卒中等脑血管疾病等,与癌症和心脏病相比,住院时间更长。并且,脑血管疾病有很多后遗症的情况,在回到日常生活之前需要进行康复治疗,在急性期治疗结束后,也有转至康复专门医院的情况。据有关资料统计分析,需要照护的主要原因中脑血管疾病居于首位。此外除了疾病,像骨折,由于跌倒和骨质疏松症等引起的骨折而住院的情况也不少。
需要注意的是,在特别养护老人机构(简称“特养”)等照护保险机构中,长期住院(医院)时需要注意,如果预计住院要超过3个月,就要办理退房手续。但是,出院后想再次进入特养的情况下,需要重新申请。对于像心脏病、癌症、糖尿病、肾脏相关的慢性疾病等,有反复住院出院的情况。一次住院即使在短时间内也有反复住院的情况,有些养老院根据这种情况进行了相应的调整,为了适应出院后在养老院的生活,不是马上回到居室,而是进入“临时护理室”。临时护理室配置在护理站附近,是为了适应给药的速度,以及便于观察身体状况变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请问:爱知县蒲公英介乎中心真有那么火热吗?可以使用介乎保险吗?谢谢。

李双红 2019-11-03

2018年1月11日在“カンブリア宮殿”的一档专题节目“お年寄りのレジャーランド!笑顔溢れる介護の理想郷”(老年人的休闲乐园!充满欢声笑语介护的理想之乡)里专门介绍了蒲公英日照中心。后来在一些国内的网络媒体上看到国内关于这个节目里内容的介绍。我想被大众了解是基于节目的报道。如果从机构本身“火”的角度来思考,我觉得就需要客观分析一下。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也挺震撼的。里面创办人筒井健一郎先生说了一下他的最初想法:我们的生活主要围绕挣钱、存钱、花钱,但是到了年老后,如何给再老年人营造“挣钱、存钱、花钱”的环境?另外筒井先生看到很多日本的男性老年人不太愿意到日照中心接受服务,他又联想到迪斯尼乐园,很多人喜欢去迪斯尼乐园玩,能不能也给老年人提供“老年迪斯尼乐园”?基于这些思考,筒井先生开设了蒲公英日照服务中心。于是逐渐形成的利用服务人数最多的日照服务中心,离职率(对于员工也有特殊的福利,尤其对于有孩子的员工,有托儿空间、上学的孩子下了课或假期可以与在职的父母一起在机构里面)很低的服务机构。我认为,这样的机构从老年人需求上、工作人员方面、以及提供的一些服务内容上相当比较人性化。通过打造他们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另外有一家和蒲公英类似的是在千叶县浦安的“梦之湖”,这家机构我实地考察过,也是一种激励机制,两家在空间和内部激励项目内容上有一些不同。也十分有创意。我去的这家每天接受服务的老人平均位100多位,蒲公英的据说两百、三百多位。可见对于日照(托)服务来讲,这样的人数,都算是比较高的。一般这类服务机构差不多十几、几十人不等的样子。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2019-10-05

日本有没有“以房养老”这样的情况?

李双红 2019-10-10

日本的以房养老
1981年东京都武藏野市导入为起始的一种融资方式。厚生劳动省创设了以都道府县社会福祉协议会为主体的“长期生活支援资金借贷制度”2002年12月改为“不动产担保型生活资金”。
此外信托银行等金融机构推出相关商品。
买房公司也参与其中,利用这种模式售房。但是由于日本根深蒂固的“家屋无价值”的文化,当时中古房市场不是很活跃,因而多仅以土地作为担保价值。独户住宅(一户建)作为主要对象商品,商品房等集体住宅不作为担保对象。
日本也有把房屋留给子孙的文化,另外泡沫经济期由于担保发生过很多问题,只限定价值较高的房屋为对象。
除此以外也产生了诸如Reverse mortgage·住房贷款的新型商品。采用用即将入住的商品房作为担保,原有价格的约一半价格进行融资、去世时所融资金与房价进行相互抵消,返还时只需支付利息。
2003年后,厚生劳动省补助借贷原资的三分之二,至此“长期生活支援金借贷(Reverse mortgage)”制度在全国实施。
Reverse mortgage老年人居住的房屋或土地等的固定资产进行担保,以一次性或定期接受融资的方式,所融的资金在去世、移居、继承等情况下终止协议时对所担保的固定资产进行处理,一次性返还所融资金的制度。
住宅处理的方式有两种:担保型和权利转移型。美国是“担保型(HECM)”,法国是“权利转移型”,日本属于“担保型”。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01

您好。综合回复如下。如果韩国大选不延期,那么还有七周就是大选,现在保守派合了分分了合这又再统合了,正要找机会树立自己高大强的形象呢。所以这次如果疫情没有控制住快速扩散开,保守派必然会借此攻击执政党的能力。所以不排除保守派借此机会不配合政府的号召。这些脑残宗教势力的背后,不排除有党派的影子。
韩国是依宪建国,依法治国的国家。现行《传染病预防法》规定,地方自治团体长为预防传染病限制或禁止集会等时,违反该法的人将被处以3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集会结束后,首尔钟路政府告发了主办方,首尔市政府也以集会现场取证的照片为基础,在共同告发参加者。
24日,在光化门集会上呼吁支持特定政党,而涉嫌违反<选举法>的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总代表会长全光勋牧师,已被拘留。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负责拘捕令的部长法官金东贤,24日对涉嫌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全光勋牧师发布了拘捕令。
金法官表示,没有选举权者,不能在总选前进行事前选举活动。 考虑到自由公正的选举在大民主制国家中占据的意义,预计将以情节严重进行严厉处罚。
早在12月全牧师就展开了呼吁对特定政党进行投票等非法事前选举宣传活动,首尔市选举管理委员会于12月末,也曾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告发了全部师。
合并调查两起案件的首尔钟路警察署,于18日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申请了全牧师的拘捕令,检察官向法院申请了拘捕令。原定于本月21日进行审查,由于全牧师方面的强烈要求,推迟至24日上午。
全牧师在法院出席时,全面否认违反选举法的嫌疑,称自己的发言在YouTube等舆论论许可的范围之内, 并没有违反"选举法"。
对于不顾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危险在周末光化门广场举行集会一事,他诡辩称,"在野外集会并没有感染的先例,一直是室内感染",也是与专家商议后才决定是否继续的。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期待后续审 判。

40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韩国的扩散,韩国政府提升了应对级别为"严重"。现在在路上很难找到不戴口罩的人。 上周五还有在卖口罩的小区药店,现已全部卖空,并称到货日期不定。 上周五我跑到第4家药店才买到了KF94(=N95)口罩,前3家没有一次性口罩也没有n95口罩,只有普通的棉质口罩. 许多大型超市也是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龙,每个超市开始销售口罩的时间也是各不相同。而且经常是几分钟就卖完了当天的进货量。 上周在网上KF94成人用口罩的平均价格已经上涨为3575韩元一个,虽然比疫情前增加了六倍左右,但就这个价格现在也很难找到, 甚至网上还有一部分特高价口罩,一个卖到6500~10000韩元一个(约合38~60人民币)。许多市民愤愤不平。
韩国满负荷运转工厂的口罩制造企业,最近一天的产量最多可达1200万个,可是由于官公署和企业等的大量订单激增,导致流通企业最近口罩供应大幅减少或干脆没有。因价格不错,往国外运输的量也很大,进出口量多的时候一天就有230多万个(14日)。另外至今因囤积居奇被揭发的就有1000多万个。中国事实上已经中断了材料供应,有些企业甚至开始担心生产材料的不足。
随着口罩紧缺现象的加剧,政府限制了出口量,以及携带措施(旅客可以自由携带300个以下,超过此量则要申报),并表示将通过公共流通网向实际需要者供应生产量的一半。
最近几天很难买到,希望不久情况会有所改善!
关于bwin2880 在bwin2880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bwin2880广告 友情链接 bwin2880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